雨齐

有句话形容靖苏是两个人的三角恋。所有人,包括萧景琰包括梅长苏自己,都把梅长苏和林殊看作两个人。两人截然不同的性格行为举止,我认为甚至连心性都有着极大的不同。那么靖苏文中,萧景琰爱上的究竟是林殊还是梅长苏,是在梅长苏身上找着林殊的影子与灵魂还是真正着眼于其本身。
我觉得这涉及到了爱情的本质。究竟爱的是这个人的表象还是这个人的灵魂。爱会随着被爱者的性格心性的变化而变化吗?之前看到一篇文,萧景琰对林殊是纯然的兄弟情谊,而对梅长苏就是带着旖旎思想的情思。那篇文还未写到身份暴露。很好奇作者如何安排萧景琰的心情。当他明确梅长苏的身份时。
其实也一直在想,林殊的生命只占了这个人一生中一般多一点的位置,十七年作为林殊,十五年作为梅长苏。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从本心来讲,究竟是林殊还是梅长苏。
感觉电视剧里,所有人都在梅长苏身上找林殊的影子。因为那份赤子之心就执着着抓住这点不放手。梅长苏本人也像是一缕孤魂被赤焰之冤吊着苟延残喘在世界上是林殊的影子,林殊在世界上的投射,但不是林殊本人。

不敢承认物种的甘蔗精:

排原po每一个字,宗主这个写作完美的理想主义者读作大龄中二病是不能好了💊


春夏:



完全同意!
看剧看书的时候就觉得大家都是小殊小殊小殊。蒙挚霓凰静妃他们都是因为梅长苏是小殊所以对他好,只有景琰一个人对梅长苏是有争执有陪伴有理解,从厌恶到欣赏,到保护。
可是后来当他知道那是林殊后,居然也说出了“就算不去争林殊这个身份,难道你在我面前还是梅长苏吗?”这种话。
就好像梅长苏比起那个所谓的最明亮的少年来说什么都不是。
所以快完结的时候,梅长苏也只能在蔺晨和飞流面前完全放开自己。
可怕的是,梅长苏自己就是那个最坚定这样想的人。
更为可怕的是,连看到的同人文里,景琰都是要么知道身份后爱他,要么就是在他身上找到了林殊的影子。
就好像梅长苏被爱的最大原因就是他曾是林殊,或者他哪里像林殊。
只有蔺晨和飞流爱的是梅长苏。
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这个CP要如何HE,因为他宁肯以林殊的身份去死,也不愿意以梅长苏的身份活下去(但我会努力HE的)
我私心是更偏爱梅长苏的,也不想景琰喜欢他是因为他是林殊或者身上有林殊的影子。曾经也想过写文时带上年少的情感(我看过的所有这个cp的文........没有一个年少时不爱的........)但现在我真的不想这样写。我希望他纯纯粹粹的,爱梅长苏,因为梅长苏曾作为林殊承受苦难而心疼;而不是为了林殊变成今天这样而难过。
就像阁主一样。




你不认识我你不认识我:







 @春夏 








对话有感_(:зゝ∠)_








私心打个靖苏的tag








我实在无法忘怀那个场景








梅长苏的唇边露出了一抹飞扬明亮地笑容,不再回眸帝京,而是拨转马头,催动已是四蹄如飞的坐骑,毅然决然地奔向了他所选择地未来,也是他所选择的结局。
















我一直觉得这里,小殊既任性又残忍。








这对他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幸福?这怎么可能是幸福呢?这种观点本来就是扭曲的。








保家卫国战死沙场只能说是最好的结局,怎么可能是他的一种幸福?死亡不应该是任何人的幸福啊!








这既不可能是林殊的幸福,也不可能是梅长苏的幸福。








不管是林殊还是梅长苏,都应该活得长长久久地笑看这盛世太平才对。








他跟景琰说,不要顾及私情,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歪理!他一身病骨,强行用药,怎么可能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偌大的梁国,就真的找不到另一个合适的人选了吗?他既然如此关注边境关注国情关注时事,手下众多人手,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可以站出来当此大任?








是的,他想死。








作为梅长苏,他每次快乐的时候其实都是变成林殊的时候,十三年前,十三年间,现在,只有作为林殊,让他感到无比快乐,梅长苏,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他不承认梅长苏,但是又做不回林殊了,于是只好选择林殊的结局死去。








但是梅长苏跟林殊真的不是一个人?别开玩笑了,昨日的我并非今日的我?一个人成长了改变了就是另一个人了?他甚至没有精神分裂,但却把自己搞得像分裂一样。








蔺晨不认识林殊?难道跟他相处的是完完全全的梅长苏?景琰心心念念着小殊,难道他就没有注意过、关心过梅长苏?








这种事,我们或多或少也能稍微理解一点吧,曾经做了自己厌恶的事,觉得丢脸的事,这种负面的情感甚至不及小殊的十万分之一,我们都会有想要失忆,想要否认这个自己的冲动。原谅我只能举出这么浅薄的例子。








小殊太明亮了,但是小殊是不是真的那么好,那么完美呢?当然不是,他也恶作剧过也使坏过,只是他的身份太特殊,经历也太特殊了。








那梅长苏真的有那么糟糕吗?怎么可能,那些喜欢他仰慕他爱慕他的人都是眼瞎心瞎吗?








我曾经说过,如果能好好活着,谁愿意去死呢?








他毕竟觉得梅长苏不算好好活着,所以赤焰昭雪这口气咽下了,他也就得过且过了。








他要离开,不想自己成为景琰的污点。








他是个怎样的人,难道时间不会证明?事实不会证明?








核心人觉得他是搅弄风云的小人,就没有人认为他是那霁月风清的世外之人么?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到时候泉下一坯黄土,哪管别人洪浪滔天?








梅长苏斗过了别人,却斗不过重重枷锁的自己。
















所以,或许我们应该做的是








求个心理医生给梅宗主看病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541)
  1. 浮查尔-pukiCat 转载了此文字
©雨齐 | Powered by LOFTER